LEEJIATU

没有比我现在穷还要苦逼的事情了soda

双豹组/ErikX T'challa记梗 Pray Star For Me

突然发现我真是个充满罪恶的水性杨花的人,捂脸~~

黑豹二刷后

听《Pray For Me》&《All The Stars》突然蹿出的脑洞

 

尤其是后一首歌歌词,完全是双豹兄弟的有关爱情的心灵互问啊(原谅我个人脑洞大)

 

重点预警:

①CP:Erik X T'challa斜杆是有意义的,可以说我个人是不逆cp,killchalla

②在我个人理解前提下,埃里克和特查拉之间有爱也有恨,爱恨是双方面的

③狗血失忆梗,破镜重圆梗,想要有多狗血就有多狗血~~~pialapiala

④篇幅长短不定,文笔拙劣,尚需学习

 

===============================

 

特查拉求学牛津期间,曾经有到MIT做交换生的生活,那时候的两人还不知道对方的身份。

(此处私设埃里克到研究生毕业后才查出自己父亲的真正死因)

 

孤僻冷漠的少年埃里克和温和善良的特查拉在经历pialapiala一系列事情后,埃里克起先单方面暗恋上比他稍大一些的特查拉,随后我们的王子殿下在日益相处中也渐渐被埃里克所吸引,二人理所当然相恋。

 

特查拉的父亲特查卡和祖厉无意中发现特查拉和他堂弟相恋,深知十几年前所隐瞒的真相的背后的二人决定将二人分开。

 

选择隐瞒真相的特查卡也不愿意伤害被他当年遗弃的孩子,只好去往先人之境问取让二人遗忘彼此的方法。

 

成功被分离的二人,忘记了彼此。

 

特查拉回到牛津大学继续他的学业,为他的国家瓦坎达奋斗。

 

埃里克则是继续在MIT过着一人的生活,遗忘了爱人的他在研究生毕业后加入了军队,数年的刀口舔血让过去的那个他再不复存。

后续的雇佣兵生涯让他遇到克劳,通过问询他最终查出父亲死去的真相,在那一刻他发誓要报复瓦坎达。

 

与克劳合作的过程中,埃里克一步步计划靠近瓦坎达。

他也曾在电视上看到特查拉的身影,即使遗忘却似有所感的他以为那是面对杀父仇人儿子的宿命之感。

 

同样忘记曾经的爱人的特查拉一无所知,父亲死亡,王权更迭,成为瓦坎达新一任国王及“黑豹”之名的他,在不久后等到是让他内心支离破碎的经历。

 

勇士之壁,王位之战中,在与埃里克一次次的交锋中,特查拉被激起过往的回忆,祖厉的死亡彻底解放了他的记忆。(私设陛下的黑豹之力被去除后压制不住被封锁的记忆)

 

面对过去的爱人,仇恨的眼神,王室内部的纠葛,死去的祖厉,崩溃之下他怨恨于埃里克,他同样怨恨自己的父亲和祖厉。

 

————这里的情感有些复杂,被唤回记忆的特查拉是有些混乱的,他一面要抗住记忆的复苏,埃里克狠厉的打斗,接下来还要面对祖厉的死亡,以及真相,所有记忆的混杂在一起。他比埃里克更要早一些明白所有的一切,他知道了过去父亲所犯下的错误,知晓了过去相恋的爱人是他的堂弟,知道了是他的父亲和叔叔为那些过往而强行分开他和埃里克。似乎一切的开始都是错误的。

 

但是他却无法原谅埃里克杀死祖厉,或许在苏醒的记忆里他无法将眼前的杀人狂魔和过去那个冷漠看着一切却会为他而笑的爱人看做是同一个。

 

被抛下悬崖的那一刻,特查拉说【我不会原谅你,埃里克。】

 

埃里克:???

 

(Ps:意这里,特查拉称呼的是埃里克)

 

胜利的埃里克将他的宿敌扔下悬崖,听到这一句以为是特查拉临死前的不甘的终言。结果,打脸打的如此之快。

 

瓦坎达前往先人之境的仪式,在那里他除了见到已死的父亲,还苏醒了记忆。(私设这里埃里克苏醒记忆的原因是和特查拉相反,特查拉在和埃里克同样服下封锁记忆的药是不同的;特查拉怀有黑豹之力必须服下特制的药物,而埃里克是普通人体质,所以当他获得黑豹之力,他那被封锁的记忆就被黑豹之力冲解掉了)

 

他终于明白特查拉那一句话的意思。

 

我不会原谅你所做的,埃里克。

我过去的爱人。

 

曾经的爱人,现今不死不休的敌人,还是他亲手杀死的,埃里克内心纠结,复仇的火焰愈发高涨。在他以为,如果不是特查拉的父亲当年杀害他的父亲,事情就不会变成这样。

 

他爱特查拉。

他同样恨特查拉。

 

在爱恨交织的情感压力下他将一切归结于瓦坎达,这个封闭的世外桃源。然后pialapiala又开始原剧情的一部分。

 

至于有点感应特查拉或许没死,以及王宫中消失的小公主、前王后,种种迹象。

埃里克将这一切忽视掉了,他内心所有复仇的焰火都付诸于将瓦坎达振金资源输出国外。

 

直到……

他于王宫外的广场,看着他死而复生的爱人,如同一只黑豹站立广袤草原,叫着他的名字,出现在他的面前。

 

——尼贾达卡!

 

 

那是他的瓦坎达名。

或许,这世上唯一知晓这个名字的,只有特查拉了。

爱与恨,所有都将终结在这一战。

 

拼上怨恨不甘,爱与恨的战斗在以特查拉一刀捅进埃里克身体为结局。

 

 

和曾经的爱人一起观赏过瓦坎达美丽日落后,放下“不自由,毋宁死”的话语

埃里克倒下后,并没有死。

(黑豹之力+黑豹战衣,嗯~俗套)

 

然而二人却在这之后无法面对彼此。(别扭啊嗯哼~~

 

死过一次的埃里克选择自我放逐。

特查拉则将所有埋藏心底,继续为瓦坎达,为世界和平而殚精竭虑,却也再不谈及埃里克。

 

——其实觉得到这里也蛮好的?哈哈,开玩笑~~~以下是俗套的和好流水账结局

 

二人破镜重圆的转机自然是在无限战争中。

特查拉作为黑豹自然是参与与灭霸的战斗,结局是死亡。(不要问我,复联3预告嘤嘤嘤我自己都没信心)

 

得知这一消息的埃里克,终于后悔。

他回到瓦坎达,继替特查拉执掌瓦坎达,和其他残存的超级英雄一起反抗灭霸,换得一个能救特查拉的机会。

 

埃里克/特查拉:对不起。

 我终究还是爱你的。

 

*一些注意的小tips:


(1)关于为什叫《Pray Star For Me》,是结合两首歌名以及我设定的埃里克对特查拉的感情。起源于陛下亮晶晶的眼睛,真的,看电影的时候,这个人他有毒,他眼里有小星星啊啊啊啊!埃里克喜欢特查拉的眼睛,特查拉之于埃里克,是黑夜里的明星,独属于他一个人,他不需要所有的星辰(stars),只要那一颗属于他自己的星星(star)就好。

 

(2)两个人爱恨纠缠,狗血之类的嗯,我个人觉得还是那老一套,有爱就有恨,有恨自然还有爱,感情是很复杂的,我爱他,我恨他,我忘不了他,我还是恨他,我还是爱他,这些都可以并存。大概就是埃里克和特查拉之间的感情了。虽然陛下敦厚和善,但是看电影里,他看着祖厉倒下,嘶吼不甘拿刀看向埃里克,那一刻至少是有恨的。

 

(3)最后关于破镜重圆,觉得还是HE好了,老了老了,受不了虐,我个人除非是自虐时间一般都磕糖的(捂脸ing)

 

啊啊啊,想到还有之前借幽怜太太的超铁梗没有填,现在又弄了个双豹的坑,莫名愧疚,但实在是好忙好忙啊啊啊啊啊(我能写梗,但是憋不出文,莫名的时间就没了....我的锅,太太您再等等啊啊啊啊)

 我再努力努力抽时间出来,对不起啊啊啊啊啊啊

 

 

Pray Star For Me

祈愿为我,星辰可触

 

期待啦~~~~~~


【超铁/铁中心】HERE I AM-[上]

复习《队3》边流泪边脑洞一开。


Time:漫威和DC双方电影宇宙已经逐渐融合,MCU世界处于内战,DCEU那边大概是超人才复活归来吧


梗概:总体是大超为爱一战,力怼大盾一队,后果不重要,重要的是大超出现在内战混战时段。


预警:

◆和在下的超铁记梗一丢丢联系,属于平行世界

◆cp超铁,修罗场出没

◆脑洞够就行,没有后续


——————————————————


托尼·斯塔克拥有一颗温暖的心,我知道,所以我站在这里。


克拉克这些年或多或少做过一些关于托尼的梦,一开始,他以为是自己过度思念远隔在另一个世界的那个人,后来,随着梦境越来越多,越发深入,他内心隐隐觉得那不是梦了。


也许,是上帝保佑?让他得以在或许永远也没有办法再见到托尼的绝望下,又给予他一点希望。


哪怕,哪怕是一点,让我知道他过的怎么样。曾经每一年的生日愿景都是这一样的想法终于实现后,克拉克觉得自己有必要继续坚持跟随玛莎去做礼拜。


一开始的梦只是托尼的一些小画面,比如他待在实验室彻夜不眠,他西装革履参加酒会,渐渐地,梦境开始延长。


克拉克梦到托尼躺在家中的沙发宿醉不醒,第二日被通知父母遭遇不幸,似乎他连悲伤的时间也没有,财产继承、葬礼、董事会接踵而至。那个梦整个浸染着灰色,昏暗的让克拉克无从去辨别托尼的表情。


这个梦之后,克拉克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梦到托尼。


直到他二十三岁时,杀死佐德的那个夜晚,他又一次的梦见了,一个很神奇的梦,但那让失去了这个世界上可能是唯一的族人的他,尤其是这个族人是他亲手杀死的,在人类与凶残的同胞间做出不后悔的抉择却又感到痛苦的他,内心有了一丝丝的回温。


二十三岁的梦境中他不知道托尼经历了什么,胸口带有着奇怪的亮晶晶的物体,克拉克作为一个十足的旁观者,目睹了托尼是如何一次次在底下车库场所,制作着一副铠甲,对,是铠甲,起初他并不知道托尼在制作什么唯独有一点,他相信出自托尼手中的作品从来是最棒的。


铠甲完成...算是完成?他看着托尼全身覆盖刚刚制作完成的铠甲,脚踏焰火,掌心发光,从车库一路携尘冲向天际。

跟随在托尼身后的克拉克,也被震惊到了。

真是不可思议,人类也能飞上天。


身为氪星人的克拉克显然更明白眼前所展现这样超越时代的现象。


然而这些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在于,克拉克神奇的看到了托尼铠甲中露出的笑容。


这一刻的看着托尼眉眼绽开的笑容,焦糖色的大眼露出无与伦比的光芒,让克拉克看着看着,也随之一同笑了起来。  


足够了。


在看到你的笑容之后,我内心深处最后的一丝挣扎消失殆尽。哪怕是远隔另一端世界的你的一个笑容,亦或者是这世界千千万万人类少一点悲伤,我也足愿踏上这荆棘之路,为守护人类,守护地球而战斗。


刚经历佐德事件后的第二天早晨,氪星人嘴角带笑,在晨光初曦中苏醒。


这之后又发生了很多事情。

联盟也正式成立,他和其他五位有能者聚在一起,为世界和平殚精竭虑。


时隔了六年的梦境也再一次恢复。


事情变得有些糟糕。因为梦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连带着牵扯到现实之中。


在一次正义联盟会议上,超人不仅打断蝙蝠侠的讲话,甚至伴随着一连串的‘No!No!No!No!’,之后会议大桌被情绪激烈的超人激光穿透燃烧。


嗯。

的确糟糕极了。

蝙蝠侠还在呢。


“所以呢。这就是你想告诉我的原因,你烧毁了会议大桌以及打断我讲话,是你还沉浸在梦到你的一个...朋友差点死在西伯利亚?”蝙蝠侠声音沉厚,语气带着一丝不解,更多的是啼笑皆非。


“不,托尼他没有死。”超人坚定反驳道。


“OK,我们还知道了他的名字,叫托尼。”闪电侠手托一盘超级披萨,边啃边插嘴道。


“事实上,克拉克,据我所知,你的交际往来当中没有任何一个叫托尼的人。”蝙蝠侠很明确的指出了这件事的一个漏洞。


Batman is watching you.

这不是一个笑话,代表着蝙蝠侠的情报网的广阔,更别说,自从钢骨加入联盟,他对信息链的掌握更为庞大。


面对超人的坚持,那个不存在的托尼。

联盟成员只得排排坐,听超人讲那过去的故事。反正,会议桌都没了,他们正好又比较闲,原本开会也不过是一周一次的例会,互相交流情报,聊聊天罢了。


小时候听妈妈讲故事是一种回忆,听超人讲故事则是一种折磨。显然,超人并没有将他另一重身份的良好特质运用到事件的讲述当中,联盟成员在他逐渐深入的叙述过程几乎一个个都是强撑着。


闪电侠是第一个倒下的,在超人平淡乏味的口吻中他彻彻底底的头一歪睡了过去。这期间,神奇女侠戴安娜不止一次的拿手遮挡脸部;海王烦躁的变换无数种坐姿,最后他选择直接躺地上;钢骨在闪电侠睡过去的下一秒自顾自地开始鼓捣手里的虚拟信息链。


蝙蝠侠他...他是唯一一个撑住的。全神贯注听超人的叙述。

因为他是蝙蝠侠嘛(???)


他不是单纯的听故事,而是在分析超人讲述的故事中透露的奇怪的信息。


“等等,停下,超人!”蝙蝠侠在超人企图第三次阐述他和那个‘托尼’相处的一二三有趣事件,骤然打断眼睛越发明亮,简直是闪烁着奇怪光芒的(狗狗眼神?)让他浑身不自在的超人本人的故事会。


“?”被打断的超人满脸迷茫。


说实话自从超人复活,总觉得自己各方面忍耐度上升的蝙蝠侠默默看着超人,组织了下语言,道:“恩...我想说,你经历的这些真的不是你的臆想?”


“当然不是!”激动的超人一下子站起来,他凑近端坐双臂抱胸的蝙蝠侠身前,大声强调:“我确定以及肯定这一切都不是我的臆想!我在八岁到九岁的一年期间,确实失踪了,当时我父母都将我失踪上报警局,后又被列为长期失踪人口,现在应该还有档案。还有,托尼留给我的吊坠我...”


想从怀里(?)衣领内拿出什么来证明自己的话的超人,摸向胸口后,一瞬间脸变得煞白。


“哦...天呐,我没有把它带在身边!”反复在身上各处摸索,始终却找不到的超人有些慌乱。


觉得超人这换不择路的一面有些难得,善良的神奇女侠在超人大声强调的时候就清醒过来,她好心的提议:“会不会放在家里?”


一瞬间想起什么的超人,面上的慌乱暂时得以平复,他点头:“很有可能,我回去找找。”


说完,一言不合就开飞。


被超人起飞带起的余波震荡惊醒的闪电侠冷不丁支起脖子,脸上残留睡意和口水的他茫然的环顾四周,问道:“说完了?”


蝙蝠侠黑着脸看着会议厅中庭部位被超人震裂,蹦跶出碎石的地板。


......


(中间省略超人如何如何找到所谓的两人的‘信物’,然后一个奇怪的开启方式,跑到了MCU世界的种种过程)


......


TBC


——————————————————


*不知道美国那边失踪一年是怎样的,有些都是我二设的,不符实的地方见谅

*原本以为一发完结,看来是要搞上下啊

*下篇争取超铁和修罗场DuangDuang            

超铁/铁中心记梗

首先

感谢 @幽怜YouLian 太太答应的借梗

超铁坑就是看了太太的剪辑mv入的,在下义无反顾的跳进了这个南极圈


重点预警:

①CP:克拉克·肯特x托尼·斯塔克

②铁罐中心,不排除单箭头情感向

③收养梗、世界融合梗、时间线混淆......众多二设反正很多很多


==============================

在霍华德和玛利亚尚未死去,托尼还在麻省上学,和父亲的矛盾再一次爆发后他赌气离家,在外捡到了不幸流落漫威世界的克拉克。

十五岁的托尼和和八岁克拉克,年龄似乎相差并不远?然而幼小的克拉克显然比不可一世肆意骄傲的托尼,对这个世界还要迷茫。

两人磕磕绊绊生活在一起,互相汲取对方身上的特质,无法让人忘怀,八岁的克拉克即使心怀迷茫仍然对这世界抱有最初的善意,十五岁的托尼满身尖刺如同一只刺猬却始终拥有他柔软的一面。


中间可能会发生许多有趣的事情(详情具体见文)

maybe...克拉克外星人的身份被托尼发现~~~嗯哼~~~


一年后,克拉克消失在漫威世界。

时间线索之一:预示世界融合即将开始)


很多年后。

二十一岁的托尼失去父母,继承斯塔克产业。

十四岁的克拉克带着秘密生活在堪萨斯州。


三十岁的托尼在阿富汗时间后成为“钢铁侠”

二十三岁的克拉克在经历审讯质疑,为救人类杀死最后的同胞后成为“超人”

【这里发生一个小事件:托尼很久以前留在克拉克身边的虚拟影像是让克拉克决定成为超人的助力因素之一

时间线索之二:世界逐渐融合,克拉克偶尔会梦见托尼有关的事情,然而托尼是否一样呢?)


三十六岁的托尼,被留在寒冷的西伯利亚。

那一刻,没有比任何时候更加的冰冷,朋友背叛,联盟分裂,似乎他还是那个孤身一人?

不,还有克拉克。

时间线索之三:世界融合,超人带走托尼)


时间线索之二到时间线索之三的过渡,身为世界中心的一些人察觉到世界的变化。

正义联盟成立后,超人最先察觉,蝙蝠侠似有所感。

当蝙蝠侠亲眼见证超人抱回托尼,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钢铁侠和蝙蝠侠之间...emmm也会产生一些有趣的小摩擦矛盾(详情具体见文)


时间线索之三后,修罗场开启。

复仇者联盟发现本来是自家阵营的托尼,被新融合的世界另一个超级英雄联盟——正义联盟照顾的很好。内心复杂可想而知。

此处预警

①小蜘蛛和巴里团宠担当

②会有前隐盾铁vs超铁+铁中心

③托尔和班纳博士宇宙归来得知复联发生的事情。复联内部矛盾争执爆发。

④内战之后,和克拉克以及正联的相处中,最终托尼做出原谅冬兵的选择,他本来就是一个善良的人,不是吗?


复联+正联对抗灭霸,so easy?

时间线索之四:结局篇,打完灭霸回家结婚啦)


*一些有趣的小tips:

(1)致队长终将悔恨的曾经的那些举动

(2)克拉克会根据脑海中所看过的一些事情,找一些人算总账。比如托尼曾和封面女郎度过的火热之夜们;曼哈顿事件托尼一人冲向虫洞;西伯利亚事件队长破坏托尼反应堆....种种

(3)死侍可能会出现,家长们的烦恼,贱虫love向cp预警

(4)x战警那边也会融合,托尼和变种人学院及x战警那边关系...不错?

(5)关于钢铁侠和蝙蝠侠特殊的...友情?

以上tips可能会写做番外~~~~


对了,我是铁吹,不服来辩,并且信奉RDJ形象的铁罐~~~~

期待我们超铁新坑见~~~



西红柿牛油果荞麦面

情藏(1)

郑当第一次见那孩子,觉得很久没有体会到有趣,这种情绪了。


站在他身后的孩子一脸疑惑,举着把黑伞在他头顶,一字一顿道:”下雨了,打伞。“

这孩子比他高,长得白白净净,一看让他心生欢喜,就是感觉有些呆,他认为这孩子笑起来肯定很好看。觉着自己思维有点歪的郑当抬手,轻轻推开那握着伞柄的手,让自己再次浸入丝雨,他说,不必了,我已经淋湿了。

说完,准备转身而去。


那孩子见他如此,急了,冷不丁喊道:“瘸子。”

郑当一愣,眉心皱起,但他没有生气,他很多年以前就学会控制住自己,他让自己看起来微微疑惑,道:“你说什么?”

”下雨了,要打伞。“男孩一脸认真的重复道。

见这孩子如此,郑当笑了。

罢了,便随这孩子也无妨。


成都的阴雨绵绵仿佛有加大的趋势,站在走廊一隅,郑当无意义地盯着古雕屋檐的瓦板上汇集的雨水,他眼角瞟过身边从刚才起陪伴他站着的人。

”你叫谁瘸子?”

他还是没确定,虽然直觉上告诉他这孩子喊的一声瘸子就是他,但......没道理啊,他忍不住又瞟了一眼直挺挺站着的男孩。

男孩歪歪头道:“你啊。”然后继续,”少了两公分,左脚少了两公分。“

郑当道:“你怎么知道我是瘸子?”

男孩朝他脚部看去,然后极快的速度再缩回原处,“你左脚垫了东西。”


真像只兔子。

把男孩的行为看在眼里,郑当评价着,眼里含有一丝笑意,他反问:“确定是两公分?”

他这句话本就是随口,没想到男孩又看了他脚,道:“你左脚脚踝的位置,比右脚脚踝的位置,高了两公分。”


郑当的鞋如果不仔细看是不会察觉的,他的左鞋和右鞋并不对齐,反而左鞋比右鞋要高一些。

所以,男孩说的一点没错。


郑当注视着茫茫大雨,夸道:“正确。”

随后又补上一句,“容金珍同学。”


男孩听到身子不由一抖,他讶异极了,不禁侧目看着郑当。

郑当身子微侧,探身,用手点点男孩端在手心的课本侧面,上面写了男孩的名字,容金珍。

他靠得近了,恍然发现男孩体温略暖,很舒适的触感。


微一提点聪敏毓秀的男孩,郑当飞快的移开身子,站回原位。


即使好奇郑当为什么能通过他手上的课本知道他的名字,但素来内向寡言的容金珍也没问,他就安安静静的继续陪着陌生的男人站在走廊,看来来往往急着赶路的人。

突然感觉不对劲的男孩突然在静谧中道:”您知道我名字,为什么又和他们不一样啊?“


”他们?什么不一样?“

”他们都叫我容大头。“

”为什么?你头不大。“

”他们说我又傻又笨,所以叫我大头。“


郑当注意到这个叫容金珍的孩子,在提及那些叫他大头的人时,没有表现任何生气,亦或者是愤怒的态度。

不像是装的,他对上男孩转过头来的眼睛。

他看到的,是一双很漂亮,会说话的眼睛,这双眼睛带着一股沁心的澄澈气息,让他一步步的倍感欢喜。


郑当思考了一下,他假装若无其事回答男孩,“你一点也不笨,能发现我是个瘸子的人很少,你是头一个,所以,你一点也不笨。”

响当当的大人物,被人敬畏景仰的郑当郑处长组织着语言,安慰着懵懵懂懂的男孩。


男孩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自顾嘀咕:“我也觉得我不傻,不笨,我比他们要聪明好多啊......"

郑当耳朵侧听,内心触动,却没说话。


”瘸子,你是来找人的吗?“意识到什么的男孩问道,男人待在这个走廊时间已经不短。

郑当抬手看一眼腕表道:“是啊,找你们校长。”

提到校长,容金珍眼睛刷地一亮,声线也略提高,意外的给郑当指路,要知道他很少接触陌生人,也不大愿意和陌生人讲话。


男孩伸手点点前方被大雨遮蔽的建筑,道:“前方直走,左拐第一栋大楼。”

郑当道一声谢,准备启程前往容金珍所指的校长室,他和这个孩子待在一起已经过了不少时间,时间不多,他得抓紧剩下的。

临走时他想起又道:“很高兴认识你。”便迈步往走廊外去。


男孩显然没预料男人还会和他打招呼,看着人走到雨中才惊醒过来,举着手中的伞欲追上,“瘸子,伞......"

戴礼帽穿风衣的男人背对他,似乎听到他的喊叫,摆摆手,消失在瓢泼大雨中。


容金珍看着男人的背影消失,突然觉得有一股奇怪的触感回荡在胸腔部位,他有些怅然若失的伸手摸了摸左胸,迷茫着一双眼无神的看着还下的雨。

雨疏风骤,依旧不散,在这一天,容金珍觉得他碰见一个很有趣的陌生人。

在此,他还不知道,和这个男人的相遇,不是一场偶遇。


这世上,本就没有那么多偶遇,遇上多了,就是命运。





这里是狍子~不是傻狍子啊呸  

解密原书没看,剧还在追,我光看郭京飞啦,郑处真是一个非常有味道的男人嘿嘿,安能珍弟之间也非常有爱,但是我就是喜欢有味道的男人【a啊呸不要脸

还有后期出场的韩冰,真是帅到不行,样样第一,冰块脸啧啧,就是该让珍弟这样的孩子去攻略了

赵棋荣珍弟组成的【经冬】夫夫让我只想到两小无猜的竹马之情,为了珍弟去揍人,一直护着珍弟,一副只有我能欺负其他人敢动他是天王老子我也敢揍的样子真是...啧啧

总之,我又被安利了,继《好先生》之后

你们来猜猜我会把珍弟嫁给谁啊~


一醉一陶然 楔子

一直想写少侠中心的女票/文,苏苏苏,主线做的我心痒痒,玩家只能是纯粹进入男神们的幻境记忆而已。南海二周目,在下终于等不及了,被人催着,且无粮可吃,只能自产,ooc慎入。

关键:不拆鸡哥和莫非云师父,但,是暧昧向,鸡哥在我心中那就是走着一路向前,斩断尘烟,此路孑然一身,万劫不覆,犹不悔也的枭雄之道
另外,少侠那种迂腐且向善,耿直,蠢笨,洋溢着年少青春的性格真是让人把持不住,大概正是因为这样,我才想写一篇苏文吧。

再三强调:慎入,慎入,慎入!
cp:[七夜(武观)/张凯枫/宋御风/东皇太一(玄晖,泰一)/成王仲康/酋......]→少侠←[婉灵/玉心侯/阿沼/门派小师妹/可芯/云曦......]

以上,不要看人多,ALL玩家,少侠,友人之义,知己之谊,同门之情,故敌相惜,情人相爱,各种情感大杂烩。

撩而不娶,少侠王道。





楔子

少侠被称呼为少侠,是在他北溟之行后,由塑望斋更笔洗录铸就的大荒人物志大量发行,广而传开的。

被称呼少侠多了,少侠也自以为自己的名字就是少侠了。
而本名,他在时间中渐渐遗忘了它。

在最初,少侠也不过和大荒之中千千万万的门派弟子,少年侠客一样,做着大侠的梦。

就像从西陵城的一头走过另一头,回头看去,往事历历在目。
少侠在微沉阴风冷雨下,淌过西陵古城的街道,在他身边的,最初是那个在孔雀坪相遇的仗剑公主,而历经多少坎坷罹难,最后也是这个九尾天狐转世元魂珠幻化的婉灵在他身边。

少侠知道,自己有多么幸运,就有多么不幸。

淋着阴雨,任由它们打湿肩头,少侠想了想为婉灵撑起一道屏障,如今已至臻化之境的他对力量的运用是信手掂来,翻云覆雨不在话下。偏头看停留在最美好年华的女孩,少侠轻声问道:“婉灵,你有没有后悔过。”

羽扇轻摇曳,流苏影屏雀。
婉灵想想,摇头。

“以前有过,可是,到最后我看见你还在我身边,我就不感觉后悔了。”少女的手划过青年的肩头,为他拂去垂前的发丝。秀美的下颌抬高,她的眉眼将他容颜映入,清隽温蔓,如他这个人。

冰心典藏弟子服,莲叶凝碧衬得少侠好看极了。

“少侠,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吧,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们能够一起陪伴在彼此身边,直到生命终结。”

“嗯,我也一直这样希望。”少侠笑了,转而继续道。“我还记得你一直想去桃李花林看看,等西陵事了,我们便去看那里的桃花开得怎么吧。”

提到桃花美景,婉灵当然点头,开心道:“等见到那个讨厌鬼,我们就一起去看桃花吧。”

桃李花林的花常年不衰,是婉灵在那里待了一年才真正认识到,大荒世界,无奇不有,让一株树一树花常年不败,不是没有,可那时法力所致,然,桃李花林的花是真正做到。

在又一次,帮助桃婆婆,去寻找桃李花林的那独特的,桃李相依,婉灵浇了水在土堆,倚靠着树干坐下,抬头看,满眼粉白,灿烂而又绚丽。她半阖着眼,吟唱着诗歌,婉转缠绵在桃林。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卖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唱到此处,她眼角润湿,泪珠滑落衣襟,滴在草地,晕染了一片。

“年复年,又是哪一年?”她几近呜咽。

桃李花林又一载,黑发白花盘伤哀。
少侠,桃花又开一年,你已经不再。

《大荒异志》有载:大荒历565年,祸乱又起,天下纷争,王太康病重,多日不朝。众臣议成王仲康代理朝政,后仲康遭多方刺杀。时一少侠,为仲康私交之友,于季春时节西陵访友仲康,为其护卫,不幸,殇逝。





○海·寂主线时间是大荒历547年,南海主线还在之后,不知道时间啊,不过二周目幽都王伤败四大男神,有好一段时间沉寂,十几年时间,太康王应该快挂了,这个时间点,哎呀....烦,你们自己想好了,反正少侠意外死亡。正剧即将开幕~